宁波汇申数控设备有限公司

网站首页 > 新闻中心 > 最新消息

2065年智能生活将是什么样子?

2018-04-11 14:00:38 宁波汇申数控设备有限公司 阅读

1956年6月,来自全美各地的数十位科学家及数学家齐聚达特茅斯学院会议厅。在这里,一群身着白衬衫的与会者正在讨论一个“全新的学科”——事实上,人们甚至还没有想好要如何为其命名。其中一位与会者后来回忆称,“人们对于它是什么、该怎么做、甚至怎样称呼都存在着激烈的争论。”在几个星期当中,人们一直以激动的心情讨论着从控制论到逻辑理论的所有相关内容。

科学家们在他们的世界中,谈论着如何构建一台拥有自主思考能力的机器。

达特茅斯研讨会拉开了数十年以来人类对人工智能技术持续追求的序幕。在接下来的几年当中,人们曾经历无数次失败,遭遇多次“寒冬”,看起来人工智能似乎注定是死路一条且令人失望。然而如今,各国政府及企业正在向人工智能领域投入数十亿美元,其最新成果甚至让从业科学家们都感到震惊不已。曾经只存在于科幻电影里的情节,如今正在酝酿与诞生当中。

各对冲基金正利用人工智能在股市上大放异彩,谷歌公司希望利用其更快更准确地诊断心脏病; 而美国运通公司正在部署人工智能为其客户提供在线服务。谈论人工智能的研究人员不再讨论一种人工智能——他们关注数百种相关方案,其中每一种都专注于解决复杂的任务,且相关一部分应用已经在能效水平上超越了其开发者本身。

过去几年以来,“机器学习”似乎成了新的发展方向。从人类程序员手中解脱出来的算法,开始在大规模数据集基础之上进行自我训练,并带来了即使是最乐观的预测者也难以想象的乐观结果。今年早些时候,两套人工智能方案——一套来自中国企业阿里巴巴,另一套则来自微软——在斯坦福阅读竞赛测试当中成功击败了人类对手。这些算法“阅读”了一系列关于成吉思汗及阿波罗太空计划相关的维基百科条目,而后比人类更准确地回答了与之相关的一系列问题。阿里巴巴公司的一位科学家表示,此次胜利是一次“里程碑式的事件”。

这些所谓“狭义”人工智能已经无处不在——其被广泛嵌入至GPS系统以及Amazon推荐当中。然而,人工智能的最终发展目标是构建一种自我学习型系统,能够跨越多个学科并成功超越人类。一些科学家认为我们距离这个目标还有三十年时间,但也有人认为仍需要数个世纪才能最终实现。这种人工智能的“飞跃”亦被称为奇点,代表着人工智能将把最高智慧载体的桂冠从人类头上摘下,甚至再过几天或者几小时即可将人类这位老对手甩得不见踪影。

一旦达到这个阶段,通用型人工智能将从数百万人手中夺取工作岗位——包括司机、放射科医生以及保险理算员等等。作为一种潜在的可能性,未来政府也许会向失业的公民发放普遍的基本收入款项,帮助他们实现自己的梦想——而这种梦想将彻底脱离生存的负担。在另一方面,这也将进一步加剧世界各间财富不均等、混乱以及冲突等状况。当然,由此展开的技术革命也将全面崛起。人工智能将照料老年人——布朗大学的科学家们正与孩之宝公司合作开发一种“机器猫”,能够提醒用户服用药物并追踪其眼镜的放置位置。人工智能“科学家”将解决暗物质之迹; 由人工智能支持航天器将抵达小行星带; 而在地球上,该技术将遏制气候变化,包括投放大量无人机将阳光反射回去以降低海洋温度。去年,微软在其负责应对气候变化的“AI for Earth”项目中投入了5000万美元。

来自瑞士人工智能Dalle Molle研究所的首席计算机科学家Juergen Schmidhuber指出,“人工智能将对整个宇宙进行殖民并加以改进,而这些任务反过来又会让人工智能更聪明。”

但我们该怎么办?纽约大学哲学系教授David Chalmers表示,“我担心未来的人工智能会将人类排除在外。如果这个世界被无意识的机器人所接管,那么人们最害怕的灾难性一幕就会发生。”Chalmers并不是惟一对此抱有忧虑感的人。计算机时代下最重要的两位巨头Bill Gates与Elon Musk警告称,人工智能要么会疯狂地追求自己的目标,要么摧毁地球,甚至有可能在无意甚至有意之下清除人类。

在过去一年对人工智能主题的深入研究当中,我开始对其展现出的种种可能性感到恐惧。看起来,这些机器正在让世界变得超出预期的美妙,但也可能让我们的生活痛苦不堪,甚至彻底终结人类的未来。作为一名小说家,我希望采访十几位未来学家、哲学家、科学家、文化精神病学家以及技术创新者,用以展示人工智能未来的实际情况。以下是我据此描绘出的五个场景,具体时间在2065年——也就是奇点到来的十年之后。

超人的权利

想象一下,您有一天可能会以语音方式要求自己的智能腕带播放最高法院的案件广播——律师们正在就今年最受关注的争端进行辩论。专门从事安全及太空探索的Alpha 4提出动议,要求获得“人”的权利——即与每位美国公民拥有同样的地位。

当然,人工智能是无法在法官面前亲自参加辩论的,所以Alpha 4聘请了一位律师作为它的代表。律师声称,其客户已经与其本人一样充满活力。这就带来了核心问题——人工智能真的能够拥有意识吗?而这,也成为左右此次案件走向的关键所在。

你听到法院外的抗议者们的反对之声从节目中传来:“人工智能将主宰一切!”他们中的一些人甚至威胁称如果人工智能获得人权,他们将对数据中心发动攻击。他们很生气,同时也非常害怕,因为此时人工智能与机器人的生产成果才需要纳税,人类则不用。作为基本收入普及工作中的一部分,他们每个月都能在银行账户中收到2300美元,外加免费健康保险、子女接受极具个性化的大学教育以及其它一些优待政策。这一切,自然都来自Alpha 4这样的人工智能方案。人们不希望改变这一切。在2065年,贫困已经作为一种恐怖的回忆逐渐消失在人们脑海当中。

当然,在2057年到2059年的起义当中,纽约市部分地区以及20万纽约居民因此丧生——这是因为威彻斯特与康涅狄格州南部的居民们因不满于自己的贫困而将这里付之一炬。当然,这些都是新的福利政策推开之前的事了。

但如果Alpha 4赢得诉讼,其将有权控制自己的金钱,甚至有可能利用这笔资金建造宇宙飞船以前往阿尔法半人马星座——而不再交税建设圣克拉拉与哈特福德的新水上公园。谁知道呢。

广播中传出话音,政府的律师们认为,没有办法证明Alpha 4比最聪明的人类还要聪明数千倍——至少在自我意识或者人情味层面是如此。人工智能确实存在情绪——长期以来,人们将这种现象称为“情感计算”,并专注于对春进行研究。结果显示,人工智能的情报远比普通人类复杂得多,但其与我不同:星际旅行中的人工智能可能会因发现了新的星系而感到快乐。超级智能系统每秒可以产生数百万种想法并从中获取经验,但这是否意味着其应当被赋予个性?

这也正是政府方面的主要论点。政府律师指出,我们面对的仍然是机器,我们为其赋予了认知、智慧以及创造与发现的意义。人工智能属于计算机器,其无法获得与人类相同的、最为重要的人性。它们完全属于另一种事物。

但Alpha 4的律师必然争论称这属于彻头彻尾的物种主义观点,而且这真的就是事实吗?当我们从人工智能手中得到的一切生产成果都源自区别与不平等时,我们还能够心安理得地享受吗?

超现代的浪漫故事

想象一下,作为女生,您希望在这个新的世界中找到自己心仪的男性。在说出“约会”时,你的心跳也同步加快; 嵌入腕带的个人AI助手开始工作,并通过云端为您找到了三位潜在的约会对象。现在,腕带能够为每位约会对象生成一份高清全息图。它建议你选择2号,一位喜欢诗歌的出色技术工人,而且目光中透出激情。很好,你示意道; 人工智能进在继续显示这位对象头像的同时,还提供了一家餐厅选项与适合的时间建议。当然,您的人工智能还会提到你喜欢什么样的花,以供其未来进行参考。

在多年的经历之后,你发现自己的人工智能助手在选择男人方面比你自己更出色。它预测称,如果跟丈夫离婚,你会生活得更开心——事实也确实是如此。而在决定离婚后,你的AI开始与你前夫的AI进行谈判,确定离婚协议内容,而后“在云端搜索到十几间公寓”,最终寻觅合适的对象以帮助您开始自己的单身生活。

但它能搞定的约不只是感情和房产。你的AI伙伴能够在生活中的每个方面提供帮助。它会记得您的每一次谈话,在餐巾纸上写下的每一条灵感,以及每一次参加过的商务会议。它还熟知数百万种其他人完成的发明——它已经扫描了数百年来人类提出的专利申请,并阅读过自富兰克林时代以来的每一本商业论著。当你为自己的企业提出一种新的想法时,它即刻会将其与新加坡或迪拜召开的会议内容进行交叉引用。这就像是拥有了一支由天才组成的团队——爱因斯坦负责物理学,乔布斯负责商业规划——在为您提供支持与鼓励。

AI记得您最喜爱的作家,当提到她的姓氏“奥斯汀”时,它会将您转接到某项中国服务代理——该服务花了数个小时阅读简奥斯汀的著作,并已经成功学会了其文笔及表达风格,进而撰写出与真实书籍无法区分的新小说。您每个月都会收到一份最新的奥斯汀作品,并花几个小时与AI交流你最喜爱的角色。AI已经甚至不再只是一位好朋友——你们的关系比这更加深刻。

到2065年,仍有很多人否认自己对AI的高度依赖性——但这仅仅是他们出于保留部分自主权而作出的挣扎。您可以针对不同功能对人工智能扮演的角色进行设置,例如将浪漫级别设置为55%,融资75%,健康100%。那时甚至出现了守护天使AI,其专门负责监视你这位“最好的朋友”,以确保AI所提供的建议不会导致您陷入不利境地。

长寿与繁荣

想象一下您能够享受数倍于先人的生活经历:25岁时,您是一名登山运动员; 55岁时,您是柔道运动员; 95岁时,您是摄影师; 155岁时,您又成了诗人。人类寿命延长正是奇点来临后所实现的重要梦想之一。

人工智能会全力以赴以保证您的健康。家中的传感器会不断测试您的呼吸以发现癌症早期迹象,而纳米机器人则在血管中游移以清除您脑中的血块,从而防止中风或心脏病的发作。您的腕带也将作为24/7全天候医疗助理。它能够监测您的过敏反应、蛋白质与代谢物,并生成一份远距离健康造影图以确保医生能够准确了解您的身体内部发生了哪些问题。

在生病时,你的医生会采集您的症状数据,并将其与数百年来的无数类似病例进行匹配。

早在2018年,研究人员们就已经利用人工智能对大脑中的神经元信号进行读取、修复神经通路以帮助截瘫患者康复并治疗患有渐冻综合症的患者再次感受到自己的四肢(虽然仍然无法真正活动)。到2065年,人工智能已经彻底改变了我们的基因组。科学家们可以按照编辑审校低质手稿的方式编辑人类DNA,包括剪下劣质部分并使用强有力的基因取而代之。超级智能系统可以映射基因突变间复杂的相互作用,从而造就天才钢琴家或明星二垒手。关于是否应该允许这些“设计出来的运动员”在奥运会上与普通人竞技,最高法院可能会另外开庭进行裁决。

二十一世纪初,人们开始回顾那些悲惨的过往:在疾病与灾难期间,无数生命因此彻底消失——但这些曾经肆虐的霍乱、肺癌以及盘尾丝虫病已经不再是威胁。到2065年,人类则开始真正从自身的生物学桎梏当中解脱出来。

抵抗将带来高昂的成本

当然,也有人希望脱离AI革命。没错,2065年的世界已经被人工智能所彻底占据;人们能够彻底克服健康问题,并将时间投入到制作电影、担任志愿者以及在世界各地旅行当中。然而,也有部分群体对这样一个令人眼花缭乱的时代表示反感。在拉各斯、菲尼克斯以及耶路撒冷等城市仍存在着基督教、伊斯兰教以及正统犹太教社区。这里的人们与世隔绝,坚持亲自驾驶汽车,并偶尔会对人工智能发动暴力冲击。这里的居民保留了自己的信仰,并认为这样的生活才更具意义。

不过,这里的生活也十分艰难。由于居民不会向人工智能厂商提供其数据,所以他们能拿到的每月基本收入保障可以说微不足道。他们的寿命甚至不到AI普及区域的一半。“越境者”们经常在这些世界的边缘处往来游走,他们中有相当一部分身为黑客。这些强大的技术黑帮成员窃取AI系统中的专有算法,并在安全部队找到他们之前返回藏身处。还有一些走私者将药品带给希望远离人工智能的宗教家庭,帮助他们挽救自己身患白血病的孩子。

但也有一部分并非因为宗教问题而来到这里——他们认为机器不值得信任。即使是在中国及美国等全球人工智能普及度最高的区域内,技术方案也仍然存在漏洞。

但最奇异的结果实际体现在人口失衡方面——人工智能普及度高的区域,在出生率方面要远低于其它区域。这可能是由于新技术的引入将造就大量真越界者,他们作为新移民能够有效补充人口空缺; 当然,试管婴儿对于人工智能覆盖下的国家也开始成为常态。

更大的拳头

想象一下,在2065年,人工智能将帮助民族国家的运作。在人工智能的辅助下,政府领导着国家迎来蓬勃发展。尼日利亚与马来西亚允许人工智能代表其主人进行投票,而腐败与管理不善问题也在逐渐消失。在短短几年之内,公民们已经逐渐接受人工智能向国家领导人提出的关于经济发展的建议。而国际条约则由经过外交数据集训练的认证AI进行草拟与谈判。

在拉各斯,“民权”无人机会第一时间赶赴犯罪现场——在那里,一个AI正在控制另一个AI以保护人类安全。拉各斯或吉隆坡的每个警察局都拥有自己的测试仪AI,这将使得屈打成招变成历史。盘旋在吉隆坡上空的则是“心理无人机”,它们能够发现并及时制止自杀者。超级智能机器不会演变成《终结者》电影中的恐怖形态,而是对我们抱着友好且好奇的态度。

但我们仍然需要关注朝鲜这类极权国家的情况。很明显,人工智能也拥有自己的黑暗面。政治犯阵营已经成为过去,因为警方能够准确了解你的犯罪历史、你的DNA组成以及性偏好。监视无人机能够追踪你的一举一动。你的腕带记录着每一段对话以及过程中的生物反应。朝鲜方面可能会在你不留神的情况下在屏幕上闪现反政府广告,并据此揪出抱有反抗情绪的民众。

隐私在2060年左右就已经彻底沦为笑谈。我们已经无法真正分辨真与假。当政府拥有人工智能之后,其将能够侵入我们生活中的每个层面。我们接到的来自杰基阿姨的电话,很可能是由人工智能伪装而来,只为探询你对国家领导人的真实看法。

但这还不是最糟糕的结果。想象一下,国家领导人很久之前就已经意识到,他们统治的惟一威胁实际上正是公民——公民会试图逃跑、抨击人工智能,且总是索求援助。相比之定,统治一个以模拟形式存在的国家要简单得多。而政治犯概念也将依然存在,只是换了一种表现形式。嫌疑人需要接受大脑扫描,并由AI存储关于其意识的信息副本。

人工智能支持下的全息图将被整体覆盖在国家首都的街道上,虚拟出来的形象在实际上空无一人的商店里“购物”,而其存在的目的只有一个——让盘旋在其上空的间谍卫星误以为这里一切正常。与此同时,统治者还会将相关数据出租给中国人工智能企业以赚取大量外汇——因为这些企业会相信这些信息来自真实的民众。

或者,这样的极权AI已经完成了训练以消除一切对其统治可能造成威胁的因素,且仅保留领导者本身与外部世界的联系。在此种环境下,AI也将引发一种几乎必然的后果:对于专门用于清理抵抗因素的人工智能,即使是与统治者的意志稍有分歧的行为,也可能遭到猛烈的打压。

虽然最后一种场景令人不寒而栗,但我个人仍然对人工智能抱有乐观的态度。科学家们通常缺少兴奋之情,但在交谈当中,他们仍然对人工智能的奇妙能力表示期待。而且这样的情绪具有极强的传染性。我想活到175岁吗?当然!我想让脑癌彻底成为历史吗?是的!我会投票支持人工智能辅佐下的总统吗?好像没有反对的理由。

而且我的乐观是有理由的——很多研究人员表示,人工智能带来天堂或地狱般极端结果的可能性其实非常小。我们无法获得人类梦寐以求的优秀AI,但也几乎不会遭遇最可怕的AI。人工智能是一种工具,正如火或语言一样。所以,决定一切的其实在于设计。

总结来讲,当人类面对两道门,其中一道后面存在着前所未有的新事物,另一道则都是陈旧元素时,我总会选择第一道门。在被问及对核弹抱怎样的观点时,我仍然会选择第一道门。只要了解其核心本质,其它的并不需要太过担心。

然而,一旦我们走过这扇门,也许将永远无法回头。即使没有出现世界末日,我们的生活也可能彻底被其改变,以至于每一代人都将经历完全不同于以往的时代。

不过我仍然能够理解为什么一些人会对人工智能表示担忧,甚至想出了看似极端的应对方案。没错,伊隆马斯克或者其他一些亿万富翁更愿意选择第二道门——例如在火星表面下建设秘密殖民地,引入200名男性及女性,并储藏20000个受精人类胚胎。这样即使人工智能出现问题,人类仍有机会幸存下来。(当然,这只是为了论述人工智能带来的另一种可能性,请马斯克先生不要介意。)

但说真的,我对人工智能并不感到恐惧。我真正担心的是人类在宇宙空间中无所作为,但却做出了一大堆电子游戏——谁知道呢。


宁波汇申数控设备有限公司 ©2013-2017 www.nbhissen.com